国内热点新闻

usdt支付接口(www.caibao.it):原创 郎溪县姚村潘氏杰出代表潘永夫生前回忆

来源:申博官方网 发布时间:2021-01-23 浏览次数: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郎溪县姚村潘氏卓越代表潘永夫生前回忆

梅府军搜集整理

第836期

郎溪县素有“南姚北吕、东潘西夏”之说,就是说这四人人族人口众多,在全县有着主要的职位,在郎川大地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姚村乡潘姓由来,与郎溪东乡涛城潘氏其实是同宗同源,但详细何时因何原因迁至姚村石佛山山区一带,现在尚缺乏资料。其中位于石佛山北面的一座小山村,历经岁月沧桑,在这个叫小潘村的山村,就走出了一位卓越的代表人物。
潘永夫,1929年出生。14岁加入游击队,曾任新四军六师自力团卫生员。解放战争时期,进入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手术队,任见习医务员。加入过苏中战争、涟水保卫战、莱芜战争、孟良崮战争、淮海战争、渡江战争等。1950年入朝加入抗美援朝。回国后入哈尔滨医科大学学习。1953年转业到吉林省从事医疗领导事情。文革时代,回郎溪县姚村乡红山医院事情。文革竣事后,曾在芜湖区域第二人民医院、宣城区域第二人民医院任副院长、院长、督导等职。1990年离休,2014年在宣城离世。
潘先生虽身世行伍,却精研医术,为着名外科专家、主任医师,其论文获安徽省政府二等奖,事迹载入《中国专家大辞典》。他为人正直,体恤痛苦,亮节风高,人所敬慕;福造八方,实众生马牛,人中龙象,煌煌族中也。
现笔者连系种种资料,力争还原这位敬爱的先进最为精彩的人生片断,一为教育后世传承模效,二为纪念想念这位有着传奇履历的优异潘姓成员,同时也为人杰地灵的姚村旅游文化增色添彩。

这一仗打过之后,日伪出动大批军力,对郎广区域举行疯狂残酷的扫荡。为避敌锋芒,4月3日,我们撤到郎广接壤的姚村休整。驻宣城水东的国民党五十二师闻讯后,出动二千多人分二路直扑姚村。早晨,顽军包围了村子,我四十八团驻石佛山排哨发现敌情后立刻鸣枪示警,我们分路突围,边打边撤。经由一个多小时鏖战,我军平安突围撤至郎广接壤处的十字、誓节山区。突围中,我四十八团刘顾问负伤后,将一支德国造的20响驳壳枪遗落在姚村上陌头的“徽州佬饭馆”中。

那时拥有一支20响驳壳枪非同小可,第二天早晨,首长许道普下令我返回姚村,想法将驳壳枪取回。我立即赶了20多里山路,来到离姚村3华里的张村山岗上,找到堂姐夫张羊子的住处,由姐夫带路,我俩化装成卖柴的,想进入顽五十二师扼守的姚村。走到姚村草街石桥处(今姚村粮站旁石孔桥),守桥的国民党哨兵用刺刀捅了捅柴捆,不许我俩进街,看着街上到处是顽军,我清晰硬闯只会造成无谓的牺牲(我身上只藏了一颗手榴弹)。

回到张村山岗上堂姐家,我想好了主意。夜幕降临后,我从离姚村东2华里的小溪边下水,昔时的小溪沟深竹密,从西向东由姚村小街流过,行走其间很难被人查觉,悄悄沿小溪向姚村上陌头摸去,上岸后,我避开街上敌哨兵,找到伪保长陈伯魁家,向其说明取枪义务,陈保长立即带我摸到“徽州佬饭馆”,找到了店老板,向其索要驳壳枪。他那时由于恐惧,不认可手枪遗落在店里,我从怀中摸出手榴弹,对店老板晓以厉害关系,店老板磨蹭了半天,终于交出了驳壳枪。我背着驳壳枪(枪中有六发子弹),下到小溪中,悄然地沿小溪摸出了姚村。

走到姚村东面张村山岗上,已是午夜时分,我掏出驳壳枪,对着顽军五十二师重兵扼守的姚村偏向开了两枪,闻听枪响,顽军乱成一团,机枪、步枪响成一片。破晓前,我赶回宿营地——郎广接壤处的朱冲,将驳壳枪交给了首长,圆满完成了孤身取枪义务,受到了48团首长的奖励。

1945年元月,我被调入新四军十六旅一支队自力二团卫生队任学员。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945年9月尾,我随新四军苏浙军区北撤至苏北,并于当月入新四军六师卫生学校学习。1946年4月,我所在新四军六师,在江苏高邮重新组建为华中野战军第六师,谭震林就是我们的师长兼政委。

1946年7月,我们和国民党打了一仗,我加入了军史上所称的“苏中战争”,我所在的六师卫校改为六师野战医院,我被调入野战手术队任医务员,战争至8月26日竣事,我军七战七捷。1946年10月及12月举行了两次涟水保卫战,上有飞机轰炸扫射,下有火炮弹片横飞,我六师打得英勇顽强,给敌整编第28师以重大袭击,给敌74师以一定的消耗。但我师也付出了较大的价值,伤亡5000余人。大量的伤员在短时间从战场撤下来,伤情较重,已往以枪伤为主,这时炸伤较多,且多为开放性受污染的伤员,我们手术队夜以继日地抢救伤员,实时清创手术处置,对拯救伤员生命起到极大的作用。

1947年2月,我所在的华中野战军第六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作为野战军手术队的一员,我加入了莱芜、孟良崮、淮海三大战争。莱芜战争我六纵队打了两天一夜,伤员也跨越千人,约有700多名需要手术处置。那时,我们3张手术台同时睁开,在最忙的时刻,4昼夜中每张手术台每小时大约需处置3名伤员。延续不间断的手术,没有时间用饭,也没有时间睡觉,人人都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背痛。

1947年5月13日至16日,我加入了著名的“孟良崮战争”,就是击毙国民党主力军队74师师长张灵甫的那场战争。在战斗打响前,我六纵队隐藏在鲁南山区,当接到“合围”的下令后,我们士气高涨,不怕疲劳,冒着酷暑,顶着大雨,翻山越岭,蹚过齐腰深的大沙河,人人手拉手,有的人拉着绳子,怕被水冲走。那时我不会游泳,于是身上绑着葫芦,被战友徐桂文用绳子拉着过了大沙河。天空敌机扫射,地上土顽袭扰,困难重重,军队两昼夜急行军240余里。

我所履历的战争中,淮海战争我军伤亡最大,跨越其他两次战争伤亡的总和。我们手术队要在军队快速行动、快速转移的情况下完成手术义务。经由莱芜战争的实践磨炼,在孟良崮和淮海战争中,手术队的睁开、撤收速率大大加速,有力地保障了抢救伤员义务的完成。军队打到那里,我们就要在那里开展手术。前线四周,手术室上空飞过嘘嘘的枪炮声,我们全然掉臂危险,集中精力做手术,淮海战争的66个日日夜夜,我和战友为救治伤员,没睡过一个完整觉,先后两次献血抢救伤员,因显示突出,荣立小我私家二等功。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淮海战争竣事后,我所在华野六纵队与其他兄弟纵队分路南下,解放了江淮间宽大区域,直达长江北岸。1949年2月,我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24军,首任军长是王必成,继任军长有皮定均、张震等。1949年4月20日,渡江战争睁开,我随军队渡过青弋江,时隔三年零七个月后(我是1945年9月下旬,随新四军六师由江南北撤长江北岸的),我终于再次踏上了田园的土地。随后,我随军队继续南下,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确立,年底,我随军队移住上海,担负上海警备义务。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发作。10月中旬,我所在的24军卫生部,招呼人人报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立即报名(不知去何方),两天后,我作为24军首批抽调的10名军医,轻装上路,乘火车向北开进。抗美援朝的义务是在火车过南京津口发动后才知道的。到达沈阳后,我被分配至志愿军总部后勤部基地医院任二队队长。10月19日,我们替换朝鲜人民军服装,随志愿军总部隐秘渡过鸭绿江。

朝鲜战场打的是立体战争。陆地、海上、天空一起来,战区之内不分前方后方,有时后方职员的伤亡比第一线战斗职员还要多。美国空军上千架飞机整天轰炸,我许多朝夕相处的战友牺牲于敌机的轰炸中。第二次战争中,我在志愿军总部大榆洞眼见了毛岸英同志被敌机凝固汽油弹烧焦的躯体。

1951年4月上旬,我们医疗队转送伤员的火车被堵在一条隧道中(其中二列伤员专列、二列弹药专列)。铁道兵在刚开冻的江水中抢修,敌机分批次轰炸江桥抢修现场和隧道口。我们站在隧道口,亲眼看见战友不时被敌机所击中,掉入江水中,焦急万分。第二天中午,敌机投了三枚航空定时炸弹落在了隧道口。定时炸弹一旦爆炸,二列弹药专列如起爆,结果将不堪设想。危急中,我掉臂敌机轰炸,率领医疗队战友迅速而战战兢兢地将上百磅重的三枚定时炸弹挖出,抬到隧道口外大同江的悬崖边,将炸弹投入江中,其中有一枚炸弹刚入江水中即发生爆炸,激起的水柱近20米高。

当我们完成护送义务乘汽车重返前线的第七天深夜,我们遭遇敌机夜间轰炸,敌人的照明弹将夜空照得犹如白昼一样平常,我的同伴、亲密战友、教导员赵振江同志和灵巧的通讯员小王,遭到敌机机关炮火袭击,两人就地壮烈牺牲,亲眼看着二位朝夕相处的战友阴阳两隔,我的心如刀割。

在朝鲜战场上,我们医疗队冒着零下40多度严寒,不畏敌机昼夜轰炸,冒着枪林弹雨随军抢救伤员,我们救治了成千上万名伤病员。

回首这些烽火连天的战斗岁月,我可以说是百感交集。新中国的确立,来之不易,真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我身边的许多战友,就牺牲在战斗中。我是其中幸运的幸存者,我该若何答谢呢?唯以满腔热情投入新中国的建设。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吉林省卫生厅、省人民医院,依附起劲,同时也成为中华医学会吉林分会的会员,一直到文革前,我都是在忘我地事情着、报效着。

可1966年夏,一场浩劫把我打垮,扣上了种种帽子,接受了无休止的批斗、打骂、羞辱,关入“牛棚”三年。1969年被迫下放农村,回到田园郎溪县姚村公社姚家塔一所山村医院接受“革新”。可我的人生并没因此迷恋与疏弃,在下放山乡十年中,我废寝忘食,救治了宣郎广山区数万名病人,为缺医少药奔走,在我的起劲下,1977年,医院被芜湖地委、行署授予先进科技单元称呼。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反正事情逐步睁开,吉林省卫生厅约请我返回长春,昭雪复任原职。时任省委书记万里指示“应挽留文革中被迫害下放安徽的外省专业技术型干部在皖事情”。应芜湖地委之邀,我由吉林调入那时的芜湖区域第二人民医院(今宣城市人民医院)任营业院长,为医院的制度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努力的孝敬。是历史还我清白,我亦无憾终身,没有愧对党和国家,没有愧对死去的战友。

是党把我从一个孤儿培养成一位武士、一个大学生、一位医务事情者,并让我走上了领导岗位。我对党的情绪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现在看到国家的建设日新月异,我感觉到,我们的祖国正在壮大起来,这是我们这些从战场上走过来的人倍感欣慰的。我们昔时闹革命、打江山,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众多的劳苦国民过上好日子吗!——终生信仰共产主义!最为眷念与感谢的是生我养我的田园姚村,这里是血浓于水的源头,是我的根脉;我也由此见证一个旧时代是若何走向新时代,正是由于有一批人投身漆黑而让更多的人走向灼烁。

(作者系文中潘先生侄婿,郎溪县作协副主席)
制作:童达清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